叉烧糯米


咸鱼诈尸……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认识我总之冒个泡

刚刚翻了下历史记录发现上次更新是在去年暑假(还有脸说 

刚注册lof号时我曾经励志成为日更写手!

不过看情况可以转职当年更写手(*¯︶¯*)


忘记lof密码感觉真的好蠢qaq
非常感谢没有取关我的小天使们!

近期应该……?会有更新的

[泪/海/阳/夜x你]幼年.


幼年的大家和大姐姐你√
别抓我我没有三年起步啊啊啊啊啊!!
有私设



水无月 泪__Ver.



         相当乖巧的孩子,淡青色的发丝柔软蓬松,总是用明亮的眼睛安静的注视着你,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奶猫。



       十分依赖且信任你,拿到了自己喜欢的甜点时总是第一个想要和你分享



     “ 姐姐……!这是我最喜欢的布丁,你能和我一起吃吗?”



      有着超乎常人的音乐天赋,在你说喜欢他的钢琴声时暗暗高兴了许久




    “ 以后我也会一直为姐姐弹奏的! ”



     “……因为…我最喜欢姐姐了!”






文月 海__Ver.



      海大概就是家长口中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稳重成熟。





       还因为家里有弟弟妹妹的缘故很擅长照顾别人,是非常让人放心的孩子。有时候连你这个大人都会被他照顾



      对于小孩子们都喜欢的玩具不怎么感兴趣,相较起来似乎更喜欢学习教材

  



       “海成熟的也太早了,完全——不像小孩子呢!”你盯着海白净的小圆脸,咂了下嘴感叹到




       “ 姐姐不是更喜欢成熟可靠的类型吗?”  海拨弄着你送的玩具反问到

 

      “如果还能更快的成长就好了,我想快点和姐姐在一起。”



  他抬头看着你,眼神真挚

  

“只是当弟弟的话我可是不会满足的。 ”
  





叶月 阳__Ver.




  热情活泼的小男孩,以后可能会是一个满嘴小姐姐的基佬(划)





    骨子里似乎有着M的潜质?被拒绝了反而会更加兴奋的类型,多次试图假装委屈实则趁机把头埋在你的胸口,让人无奈但是讨厌不起来的类型






  有时候会很调皮,也会有任性妄为大胆的一面,但是在你的面前会尽量表现出帅气成熟的样子,被你夸奖后意外的脸会很红


  

     “emmmm……因为一句夸奖就脸红的阳///”



     “哈?脸红?我……我才没有呢!”

 

   因为和别的小朋友争论你会成为谁的新娘而打了一架

    

 

   “ 我喜欢你哦♥♥”

 

   “从姐姐变成新娘之类的也不错对吧 ”




长月 夜__Ver.






   良心 天使 善良 可爱想日的代名词




    在一群活泼好动的孩子中显得相当的特殊,有着纤细漂亮的像女孩子的面孔,似乎不善言辞的样子,因为自信心不足而显得有些弱气。





     浅褐色的瞳孔细腻而明亮,和你对视的眼神总是温柔又清澈





    夜向你递出了一盒做工漂亮的小点心,他白皙如牛奶般的皮肤上染上一层红晕,眼中像是有星光在闪烁





  “那个…姐姐……



      我自己试着做了点心……如果可以的话,能收下它吗?”


     bommmm![重击]


[牙/上篇][意识流乙女]

[月歌]  [弥生春X你]

※跑偏变成悬疑剧

※ooc

※第一人称
   

   

      整理完第二天考试要用的材料后,我的牙开始疼了,疼的厉害。起因是因为牙龈上的肿包,具体是因为上火还是发炎我也摸不清楚。

  

    当我意识到这个悲惨的事实,于此同时意识和身体似乎完美分离一般的做出了截然相反的反应。


       身体顺从的臣服于足以胜过一切酷刑,由小小的牙龈的肿胀而引起的疼痛。诚实无比的在摇摇晃晃濒临寿终正寝的小床上翻滚着,如同脱水后苟延残喘的鱼一般。像是为了发泄那如同被尖锐利器扎的一钝一钝的疼痛之感,我扭曲着原本就十分普通的面庞。上下牙死死的抵住舌尖,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声低低的呜咽,鼻腔时不时的发出闷哼声。


        如果有谁看到我这幅扭曲的模样,肯定会被我这张隐忍又阴郁的表情给吓到。

       毕竟牙疼作为能与生产痛并肩齐名的伙伴,威力自然不可小觑。最可怕的是它不是强烈的,似乎连皮肉都能分离般的剧痛,而是上等的毒药一般,浑身似乎都在烈酒般浸泡一般的刺痛而发热,长包的脸颊一侧连耳朵也难逃荼毒,就像被小虫子啃咬后一般的疼痛迟钝,头也昏昏沉沉的发热着。


   

       这实在不是我几句就能道清的疼痛难耐,平日里对受不住疼痛而轻易的抛弃冷静大哭大叫的女生相当嗤之以鼻的我似乎也步入了这个后尘。

  

   情绪和感官一样燥热而冲撞,我的思维也不再冷静,我有种想要用力毁灭掉什么或是大声喊叫的想法。这种想法本身就与自诩为异类/冷静的自身背道而驰,察觉与此,内心的无名火则无由的灼烧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恶!为什么是我会牙疼啊!」



      一想到别的家伙可能会浑身舒适带着安逸的心情入睡,而我却因疼痛而暴躁无法入眠就感觉要被莫名多出的情绪给煮沸

 


       我在心中无声的尖叫着,神态倒很像是输的一无所有即将濒临崩溃的赌徒————如果不是因为怕引来其他人的瞩目。

   

    我再次从镜中看到生于牙齿旁边的暗紫色脓包,它生的极大,几乎有鹌鹑蛋般大小。于深粉色口腔内壁色泽融合的包鼓起的厉害,凸起的紫色表皮下是流柱状的脓,不管是谁看到都肯定感到一阵不快。

   
  

     我挤出一个不算难看的笑容,可心中的恶意就像是被风吹开的蒲公英一般在心底的角落肆意散播着。

 



       我现在极力想要看到谁和我一样悲惨的模样,马上。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用力用美工刀在崭新的桌子上留下一道道深刻的划痕,发出尖锐刺耳的[—嘶————]的声音

   
 

  
    这份疼痛感持续到第二天晚上也没有消退的意思,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在晚餐时我走到弥生春面前张着嘴,热情的亲手指给他看那恶心的脓包,最好被这幅景象搞得食欲全无,我充满恶意的想着。

    而被疼痛所困的我连动一下嘴都会感到剧烈的疼痛,食欲在痛感面前似乎也变得微弱起来。我一边紧抿着嘴,减少动作的幅度,一边又用阴郁,充满暴躁的眼神注视着他


       弥生春也只是笑笑,并未开口发表他的看法,从容优雅的吃完了这顿晚饭。



        看着弥生春那副云淡风轻游刃有余的神态,难看的捂着脸颊,满脸怨色的我的姿态在与他对比之下显得更加丑陋

      原本那副相当令我着迷的冷静态度,现在只让我感到愤恨和嫌恶


        有一瞬间我甚至萌生了想要用小刀划开他白皙皮肤的想法,在思考了力量的悬殊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计划。




         最终似乎拗不过我狂躁的眼神一般,在晚餐结束,他用雪白餐巾擦拭着手指的时候,他对我露出看起来相当友善的笑容

   [  你还好吗?我来帮你看看吧。]


   我扯了下嘴角,笑了笑,用尽量平和的口气回敬他


   [  真不错呢,著名偶像要转行去当牙医吗?]

  


      弥生春托着我的下颚,手指微微捏紧了几分示意我张开嘴。我则是顺着灯光打量着他的表情。眼神看起来相当专注,就像是猎鹰在高处窥肆着警觉的兔子一般,也可以说是科学家在盯着器皿中的化合物




       他又捏了下我脸颊肿起的一侧,指腹轻轻磨梭着凸起处,



    [时间有多久了  ?]
  



     他仔细的把我的口腔检查了一遍,一副相当内行的口吻的询问着我。

    

         [ 你还是一样的装模作样啊 ]




          我毫不留情的用言辞奚落着他,做出一副令人讨厌的自傲模样

  



       他微的皱了下眉,虽然只有一瞬,但是也极大的愉悦到了我。我在他的示意下合上嘴,心情好了不少。

    

    
    


     结果他像是抚慰婴儿一般的轻柔的亲吻了我,嘴唇相触约有几秒左右就飞快的收回了。他脸上挂的是是和荧幕里相似的笑容,若草色的瞳孔里闪烁着难以猜测的情绪

     


       就在我以为我们今天之间的对话要彻底结束时,他开口呼唤了我的名字————平日里他一直直呼只我的姓氏




        正当我想要奚落他的称谓转变时,他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话却恍若平地惊雷一般「砰」的一声炸开在我的脑海中


  
      我一瞬差点失声尖叫出来,仿佛全身的神经被抽走一般的差点瘫倒在地,心脏也像是装入强力马达般以不合理的速度高速运动着

    

      清澈的若草色的瞳孔温柔的注视着我惨淡的脸色

   

     他笑着说

       [——哔——————][消音]

     

    ★haru说什么留到可能根本没有的下篇√

    

「月歌/乙女★」吻.痕

★如月恋相关

实在憋不出来车的产物x
嘤嘤嘤我也很绝望

不过车再缓缓我肯定会写的!!「假装很有信心的样子」

(跑)

      如果撇开恋很残念这一点来说的话,他真的是个好到不行的男朋友———

  

      你一边悄悄把外套的纽扣解开露出锁骨,试图突出新购买的衬衫的存在感。一边又在心中狠狠斥责着恋的迟钝和残念

   

    作为男朋友以及一个时尚爱好者也太过分了吧!完全没有注意到你新买的衬衫———!

  

    “咳…………咳咳咳……!”

     你假意咳嗽了几声来吸引恋的注意,试图让对方注意到你的新服饰

      终于,恋停下了脚步,转向你这边略带疑惑的盯了一会,清亮的雾粉色瞳孔深色微微流转,视线在你大敞开的胸口前停留着

     即使是特意想要展示给对方看的一面,但是实际意识到在被恋的视线所捕捉到的时候,总觉得相当的不自在和害羞————

   唔…………感觉脸都要烧起来了!

      你故作平静的移开了脸,声音有些闷闷的

       “真是的……你这残念男!所……所以……你觉得怎么样啦!”

       恋完美的辜负了你想要被夸奖和赞美的少女心思,他微微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自在的样子。只是伸出手把你外套的扣子一颗一颗重新系好,然后又抓起你的手放进他厚实羽绒服里
   

      “这样不会很冷吗?小心感冒了。”

     只得到这样一句不咸不淡的回答,这句话无疑在比你
痛经时他说让你「多喝热水」还要更让你恼怒,再加上一份莫名的羞耻感。

  

    你以为我是为了谁啊!!

        你恼怒无比的甩开了恋的手,觉得因为恋一句「如果你穿上一定很好看★」而就一时脑热把根本不喜欢的衣服买下的自己真的是蠢透了!!

     可恶!啊啊……真的是太差劲了!

      偏偏恋还十分不识趣在一旁张口闭口小心着凉

       你一言不发的把纽扣解开了更多,大面积的锁骨暴露在凛冽的寒风之中。你从街旁的橱窗之中看到自己的现在的身影,心中稍稍了舒坦一些。

  

       也许意识到了你莫名的怒气,又或是有什么想辩解的,恋再次停下脚步拉住了你。

        他那张挂着明亮笑容的脸庞似乎看起来十分的不自在,充满了不协调因素。看起来相当的拘谨和僵硬,清亮的雾粉色瞳孔微微染上一层鲜红,纤细而浓密的睫毛如同蝶翼般眨个不停。

      目光死死的停留在你的领口上,嘴唇紧抿成一条缝,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一般。

      正当你准备询问他的时候,却被抢先一步抓住了手腕被他推到身后的橱窗边上。还没等你呼痛,就被他忽然抱住,将头埋到了你的颈窝中

   “…………!!”

     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呀!

 

     你想要推开他却反而被更紧的抓住,从他的身上能感到不属于寒冷季节的温暖气息,如同温度过高的火炉般紧紧的将你禁锢在怀中。虽然恋看起来相当残念,可却是实打实的男性。你数次试着挣脱他却是纹丝不动。

        恋只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将你固定在他的怀中。你能清楚感受到他发烫的身体和掌心灼热的略带黏腻的汗水,被拥紧的身体似乎也要被蒸熟一般变得灼热无比……

      他柔软蓬松的头发划过你的脖颈,有种塑酥麻麻的感觉,特别是恋还撒娇似的用脸蹭着你的锁骨,如同撒娇的小动物般可爱

      什么嘛……只是在撒娇……诶!?

      正当你想要发笑的时候,身体忽然僵住了,肌肤柔软而酥麻的触感提醒着你……

       恋的舌尖在你温热的肌肤上轻柔的舔舐着,他用足以将人的理智磨损崩坏的速度缓慢而甜腻的来回的舔着,从锁骨到脖颈处,如同野兽给予猎物最后一击前甜蜜的陷阱一般

 

       忽然肌肤的软肉感到轻微的刺痛,随后咬合的力度加大了许多,恋由舔舐改成咬合肌肤,舌尖不安分的在期间游走吮吸着,直到肌肤出现显而易见的嫣红色泽才松口咬向另一处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形象已经过于崩坏,恋像是反应过来一般的停下了动作,他白皙的脸变的通红,不是普通的那种红晕,而是如同成熟过头的番茄一般的涨红

    恋支支吾吾的吐出不成句子的只言片语,眼神有些躲躲闪闪的,似乎在小声嘟囔着什么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咬你的脖子的!啊虽然感觉真的很好……不对!”
   
 

     恋慌慌张张的解释着,眼珠狭促的转来转去

     “你的衣服……领口……啊啊啊总之,不想让除了我之外的人看见……!如果在领口部分有…………那个……你就会把衣服拉起来了吧……”


       “啊啊啊不过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让你生气的——!不要和我分手啊啊啊!拜托了!”

     看着面前情绪激动的恋,不管怎么看都和刚才的模样相差甚远

     而且只是因为这种原因就在街上做出来这种事,怎么想都很不可靠,真残念啊———

    不过,似乎却比之前更加喜欢他了呢★

 

   这么想着,你假装生气背过脸去笑了起来☆

                                            ——————END★

「性转/段子」深夜总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妄想……♡


水无月  泪.

     少女柔顺的青色发丝松松散散的挽成了一束,如同锦缎般顺滑的触感清晰的传递到正从背后拥抱着他的你脸颊上

     顺滑的发丝轻轻缠绕在你的指尖,发梢末端在窗外透进的细碎阳光的折射下呈现出极浅的黑色。

     刚沐浴过的泪裹着先前的白色浴衣,稍大的尺寸难以完美的贴合住娇小的身躯,白皙柔软的肌肤大面积的暴露于空气中,面对你时不时将手掌探入浴衣之中的多次骚扰也只是非常轻微的嘤咛几声,蒙上雾气的眼眸睫羽轻颤


「"如果你想要这么做的话……唔…………"」

「乙女」About You

♡月歌乙女向
♡w……久违的更新
♡比哈特(♡˙︶˙♡)




睦月   始   ver.

○在和你交往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算是一个相当大度的人,起码不会因为一些毫无意义的小事吃醋,比如你有关系良好的异性友人,总是无意识对着别人撒娇之类的……?

●虽然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但是随着关系的逐渐亲密,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的占有欲越发强烈。例如你在和异性朋友见面的时候总是会恰好的碰见他

○ "只是恰好路过而已,不用在意我。"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在一小时内路过同一家咖啡厅三次。"

   "…………"

○作为男友来说上十分可靠的存在,无论何时都会陪伴在你的身边,只要是和你有关,不管是从生日或是恋爱纪念日,平日的喜好或是一些连非常隐蔽的细节

●" 你说谎的时候视线总会不自觉的向右。"
   
     " w诶!会吗?"

     "确实是这样……以及……"
 
  他托起你的下颚,略带薄茧的指腹轻柔的抚过你的下唇

    "紧张的时候会无意识的咬下唇,嘴唇会变形的,你还是稍微注意一点比较好。"

○ 对感情是相当严谨认真的人,他是抱着想要与你共度一生的想法向你提出交往的请求,并且总是用最为包容的态度无条件的宠溺着你,如果是你所期待的,不管是多么任性的要求他都会尽力满足,实现你的期待。

●"嘿嘿w 那我想要隼君的半裸签名照!"

○  "…撤回前言……"

●虽然那么说着拒绝了你,但在你的不断撒娇下还是帮你要回了签名照,被隼骚扰到用自己半裸签名照交换才平息风波什么的都是后话了。

○不过要到照片的第二天被他压在浴室里来了一发。

●你在考虑以什么理由找他约会的时候他已经考虑好孩子姓名的问题了。

○在冬天下雪的时候会应你的要求两个人去打雪仗,不过就算对手是你也不会手下留情。看着满身是雪的你如同小松鼠般鼓起的双颊,他会温柔的将你拥入怀中,这个时候,一个吻就足够了。

● 虽然觉得后入也不错,但最常用的还是普通的体位,因为那样可以仔细看清楚你的表情。

○只要是有关于你的事情,他都想要并且愿意去接受和了解。因为他深爱着你,无论何时。

End/♡

「乙女」婚后摸鱼日常(1)

※月歌性格
※乙女/婚后/孩子设定
※吐槽占多数顺便含狗粮
※持续更新

霜月 隼ver.

  在和霜月隼先生结束了时为三年的爱情长跑,最终修成正果踏入爱情的坟墓……不……是婚姻的殿堂一年有余,你们迎来第一个孩子————

——————「霜月.哈吉咩.love.爱丽丝」
   是个相当好动的女孩子,发色与瞳色都完美的复制了父亲,除了「哈吉咩痴汉综合征」这种能让你一听到就能蹦出一句mmp的病症

    "太可惜了——爱丽丝完全对你的哈吉咩不感兴趣呢——隼"

    你优雅的托着下颚,语调轻柔婉转,双眼似乎被忧郁的雾气所笼罩,似乎对面前的霜月先生相当同情的模样。

   隼这时正诱哄着霜月.哈吉咩.love.爱丽丝换上印有哈吉咩半裸照片的T恤———据说是只有哈吉咩粉丝会头号人物才能得到的超级限量版

   爱丽丝非常冷漠的连个白眼也懒得抛一下,完全没有要买账的意思。

   你极力掩饰着过于明显的笑意,做出一副温柔善良的母亲面孔俯身摸了摸爱丽丝的小脑袋,毛茸茸的发丝手感相当顺滑,如同小猫一般。

   "爱丽丝———不要这样喔,就算不感兴趣也不行呢,不然爸爸会非常伤心的呢!"

   "啊…………"

   爱丽丝抬头看了你一眼,有点僵硬的发出一个单音节,停顿了几秒才开口到

  "mama……你笑的也太明显了……"

  "肚子个大腿的肥肉在抖个不停哦——"

……………………

你:河鳝的微笑.JPG

   爱丽丝过来一下(笑)

爱丽丝:Σ(*゚д゚ノ)ノ

mmp







  

「乙女」随便开一发小车 ♡|驱|始|的场合

○月歌相关
○小车

好久不见的更新(,,・ω・,,)
不知不觉就破百粉了真的特别开心😊
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

R级—


师走 驱ver.

   耀眼的金色发丝因大幅度的动作而显得凌乱不堪,他柔软的发梢轻轻扫过大腿根部,深处敏感的花瓣被舌尖温柔而生疏的舔舐着,晶莹的蜜液顺着他的嘴角滑落。

    "……嗯……驱……"

    出于女性本能的羞涩,你咬紧下唇将甜腻的声音吞入口中,双腿不由自主的向里合拢

    "……好甜……呢……接近里面的地方……"

   "……我能再尝尝吗?…那里…嗯……"

     他如同蕴含着璀璨星火般明亮的双眸此时却蒙上丝丝缕缕情欲的雾气,声线较之平日的元气显得略带沙哑,面色潮红,连浓浓的鼻音也带上一丝的甜腻

    总觉得驱似乎打开了某个不得了的开关啊……是错觉吗?……

    你环住驱的腰身紧紧的贴上了他算是默认

    "……唉!………真的可以吗?"

    驱的指尖从你的脖颈滑落到腰部的曲线,轻轻的摩挲着你雪白的肌肤。

    当蜜穴被他的舌尖进入时你不禁惊叫出声,大腿内侧柔软的皮肤不自觉的摩擦着驱的脸

    "……嗯……哈啊…………"

    "……驱……"

   果然年下都是潜力股……
 
   沉浸与灼热的几近融化的舒适感,你这么想着。

睦月 始ver.

       冰冷的空气无情的吞噬着裸露在外的肌肤,你颤抖着身体瑟瑟缩缩的攀附上始精装有力的腰身,手臂紧紧的环住他的肩膀,如同溺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般

      或许是因为温度反差的缘故,你觉得从他身上传来的热度灼热的要把你融化一般,将摇摇欲坠的眼泪忍了回去,你如同濒死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好像这样能把内心的恐惧压下去似的。

     他亲吻你双唇的动作温柔的似乎能让人溺毙于其中,暗紫色的双眸却如同被寒冰所侵蚀般,注视着你冰冷又带点嘲弄的目光却如一盆凉水劈头而下将你从温柔的虚幻中叫醒——

    ………你在他眼里只是个背叛者而已……

    贯穿身体的巨物在你的恍惚间粗暴的进入,抽出又更加用力的贯穿,只是机械的周而复始的动作……

    他呼唤你名字的声音如同冰霜般卒着寒意,最终也只是以粗暴的进入做出回答

  "……这是惩罚……"

   

   

    

「乙女」鬼父♡

※月歌乙女
※ooc预警

弥生 春ver.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养父了呢,请多指教。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吧,不用客气哦。」

    弥生春的瞳孔深处泛着春风般柔和温暖光芒,眼睛是温柔而明亮的若草色,他扬起好看的笑容俯身注视着你

   「放心吧,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呢」

    他弯下腰拉起你的手,伸出小拇指缠上了你的手指认真的勾了勾,温柔的吻去了你眼角边噙着的泪花。

   「约好了哦…?」

  「一直会陪着你的呢……」

     如此奢侈的温柔对于从小被父母抛弃扔到孤儿院的你来说根本是无法想象的,这一定是对你不幸的前十几年的补偿。

    你止住眼泪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也回勾住春的手指

   「我…我也会一直陪伴在父亲身边的!」

    得到了春温柔的亲吻作为奖励,嘴唇离开的地方还残留着微量的热度,你抚摸着被触碰的嘴唇,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知为何开始脸颊发热,心跳如同不属于自己般开始无限加快

   「家人吗……?真是温暖呢…」

    春是个相当完美的父亲 ,他对你的温柔多的能溢出来一般,甚至已经到达了溺爱的地步,无条件的满足着你的任性

    直到……

「啊……父…父亲……嗯…」

   春的亲吻遍布了你的全身,若草色的眼眸深处是与往日温柔模样不同的深沉和病态的笑意

  「在这种时候叫我父亲,稍微有些罪恶感呢……嗯……」

    他的声音低沉中略带沙哑,在你耳边缭绕着的话语如同蛊惑着扑火的飞蛾般诱人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不是吗?」

   「嗯……哈啊……嗯……」

    你索瑟着攀附上他的身体,晶莹的泪水随着甜腻的呻吟被他的进入撞得破碎不堪。
END——

「乙女」 邀请和他一起去love hotel的话♡

※月歌乙女
※试着写短一点的
※希望不要太啰嗦了


「虽然十分兴奋但是还是有些害羞的看着你」"两个人去酒店的话…就是可以做一些没做过的事情吧!啊!不过我会对xx负起责任的!"你:「真诚脸【其实我觉得两个人在爱情酒店打一整晚扑克也是以前没做过的事情】

「立刻就十分兴奋的想带你去酒店」
"终于可以做了吗?xx居然这么主动真的是太难得了!感觉平安夜会是个美好的夜晚呢!"
你【虽然我是这个意思但你这么残念我忽然又不想去了(#+_+)】

「放下了手中的草莓牛奶将你摁倒在床上」
"安心吧,在去酒店之前我不会真的做什么的,不过先做前戏的预告也是可以的吧。"【低头封住了你的嘴唇】

「温柔的亲吻了你的脸颊,紧紧的拉住了你的手」"如果你愿意把一切交给我的话,我会用全力让你幸福的。"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没等你主动开口他就带你去了。从背后抱住你,温热的呼吸撒在你的脖颈上,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既然已经决定要把一切交给我的话,今天可不会轻易放过你呢。"

「一瞬间的惊讶后冲着你笑了笑,温柔的捧住你的脸」"没想到会是先被你邀请,不过我很开心呢,不过在这之后请让我对你的未来负责可,可以吗?,"